​悬崖边的驴妈妈,旅游创投大潮的黄粱一梦

彭涵 环球旅讯 彭涵 2024-02-01 09:58:04

“遍地是大王,短暂又辉煌”的故事,彻底结束了

驴妈妈旅游网“濒死”的消息,在1月31日晚间,引发了业界小小的震颤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驴妈妈的各路线上渠道已经无法使用,疑似失去营业能力。据知酷文旅统计,有近10家银行向驴妈妈的公司主体发起诉讼,并申请财产冻结、强制执行等;连带与浙商银行之间产生的投资违约金(法院一审判决信息),驴妈妈要偿还的资金可能在数十亿元。

驴妈妈方面对《第一财经》做出回应,称目前公司确实遭遇了现金流困境。原因是合作伙伴拖欠驴妈妈20亿的款项,以及“部分银行抽贷、断贷或变相收贷飞驴湾5亿多元 ”。在这种背景下,银行通过诉讼程序封掉了驴妈妈的线上渠道,所以其官网、APP、小程序等都无法再使用。

为什么驴妈妈会遭遇这些困境?其官方回复信息寥寥——只是含蓄地表达了,变故似乎与疫情对旅游业的冲击有关。这足以解释现在发生的一切吗?

在OTA大行其道的时代,驴妈妈曾经也是话题中心的公司。2015年,景域集团在拿到多轮融资后,将驴妈妈和规划业务打包登陆新三板;一年后,公司又从新三板摘牌。

这段时期也是驴妈妈的高光时刻:根据艾瑞咨询,2016年我国在线旅游度假市场交易规模达 926.9亿元,其中驴妈妈平台交易额79亿元,市场份额为8.2%,排在途牛、携程同程之后位列第四。2015-2016年间,驴妈妈的业绩对比之前可谓是突飞猛进、上窜了一大截。

此后,随着携程去哪儿网的资本联姻,在线旅游市场大局已定,排名靠后的选手就告别了高速增长、逐渐消失在媒体视野之外。在2019年在线旅游厂商的市场份额中,驴妈妈只剩下了捉襟见肘的0.15%,甚至低于猫途鹰和百度旅行。

更直观的,是驴妈妈平台的月活数据。2019年12月的市场数据显示,驴妈妈平台UV是26.25万,基本已经属于在线旅游的垫底成员。

事实上,曾经助推驴妈妈乘风破浪的资本力量,现在也是处境艰难。例如,在浙商银行诉讼案中,和驴妈妈一起成为被告的丰盛控股董事长季昌群,现在百度搜索打开的页面是这样的:

似乎季老板目前的动向,也不是很清晰。

这是一位传奇老总。公开报道显示,季昌群是安徽当涂人,2005年创办了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。2013年季昌群接盘了港股汇多利,将丰盛控股的商业业务注入。一年以后“汇多利”改名为“丰盛控股”。

2016年前后,丰盛控股开始大肆投资并购,一口气完成了20宗收购、涉资金额达69亿元。其中,就包括当年7月斥资7亿元投进了景域文化。2017年丰盛投资了另一家总部位于南京的OTA途牛,占股比例为7%;后续其又收购了景域30%的股权,官方披露的信息是“景域获得新一轮约为26.33亿人民币的投资”。

据《华夏时报》报道:在此期间,丰盛控股的市值由原来的3亿多港元变成600多亿港元,3年内暴涨200多倍;同时股价由0.5港元最高升至约4.8港元、翻了9倍。显然,彼时的资本市场很吃这一套。

丰盛对OTA的密集投资,其实就是一个大故事的组成部分。2018年,丰盛控股执行董事施智强告诉《证券日报》,他们做康旅产业,对标的是“美国的Princeline、Expedia和中国的携程等一线旅游企业”,并非一时兴起或者玩票。但可惜的是,当年年底丰盛就出事了。

2018年12月,丰盛产业控股发布公告称,公司有约12.78亿元到期债券未能偿还,并可能触发5只债券总计45亿元提前还款条款涉及违约债券共11只。在疫情前,其盈利情况也是持续恶化:2018年丰盛控股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0.30亿元,2019年亏损28.4亿。

驴妈妈及其背后资本巨鳄的处境,似乎正是旅游创投“火爆时代”落幕的缩影:“遍地是大王,短暂又辉煌”的故事,已经彻底结束了。疫情三年,只是让这些令人唏嘘的结局,浮现的稍晚了一些而已。也许对驴妈妈自己来说,这昨日繁花也如黄粱一梦吧。

我们继续对旅游市场保持关注。

彭涵
彭涵
个人主页

使用微信扫一扫

已发表文章 60 篇

环球旅讯 合伙人、首席内容官

彭涵,环球旅讯合伙人、首席内容官,历任携程集团携程研究院战略研究中心主任、旅悦集团高级公关总监、TBO(旅游商业观察)创始人、《中国企业报》旅游行业记者。

©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,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。非商业目的使用,请遵循 CC BY-NC 4.0

评论

未登录

去登录
客服二维码

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?

扫码添加学委,帮你支招!

分享
微信
微博
QQ
收藏
评论
点赞
客服
添加专属客服
客服二维码

您好,我是您的人工客服!点击联系客服

顶部
微信扫码分享
打开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