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美出境游复苏为何冷清?签证卡住了

只有航班恢复,没用

出境游仍然困于签证

我在一年前写过《出境游困于签证》这篇文章。正好这几天欧盟内政部公布2023年的签证签发数据,是时候就着数据来说说2023年中国出境游,尤其是欧美长线旅游实际的恢复情况了。

我们从美国开始。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公开数据,美国在2023年共对中国护照持有人(包含内地居民和海外华侨)签发了52.0万张非移民签证,恢复到2019年120.9万张的43.03%。其中,访客类签证(B字)签发了35.5万张,恢复到2019年97.5万张的36.40%。在中国内地使领馆签发了40.6万张非移民签证(包含居于内地的中国护照持有人和其它人),是2019年111.4万张的36.48%;其中,访客类签证(B字)签发了26.3万张,是2019年89.2万张的29.52%。

横向比较来看,2019年,中国是美国访客签证第二大签发地(89.2万张),次于墨西哥(115.0万张),后跟巴西(53.6万张)、印度(46.2万张)、东盟(37.9万张)、其它国家(300.4万张),总量为642.3万张。但是,在2023年809.9万张(增长167.6万张)中,中国减少了62.9万张,但墨西哥增加了80.3万张、巴西增加了54.5万张、印度增加了14.5万张、东盟增加了2.5万张、其它国家增加了78.6万张。除了中国之外的其它国家总共230.4万张的额外需求,已经使得美国将大部分原驻于中国的领事官员(俗称“签证官”)调往这些需求更大的国家。

移民需求也是另外一个影响重点。由于美国将移民签证集中在广州总领事馆处理,因此2023年广州总领事馆的访客签证处理能力受到了严重的影响。

如果按月度来看,在华签发访客签证的月度数量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。往年由于暑运的存在,3到5月份是申办美国访客签证的高峰期;但2024年即使是5月份,单量也停留在6万张不到的水平,不如2019年同期的10万张和2018年同期的12万张。

同时,明年开始过期的十年签证也会对持有美签的总量产生影响。2014年11月美国开始颁发十年签证,因此十年访客签证从2025年开始将会陆续过期。假设所有访客签证均为十年有效期,则2024年保有量约为850万张;2025年末会有223万张过期,考虑新增50万张,仍然要减少170万张,五分之一左右的总量。这种减少会持续到2029年左右,之后才会逐渐回升。

因此,中美航线中国人一侧的需求还是相当有限的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美航线也好,整体的赴美需求也好,都会面临相当的限制。

申根签证面临着相似的情况。2023年,申根国家合共在华签发短期签证(C签)104.9万张,恢复到2019年287.3万张的36.51%。按国家来看,瑞士、奥地利等西欧5国恢复到16.1万张(49.92%);西班牙、希腊等南欧7国恢复到19.4万张(43.61%);德国恢复到15.6万张(37.94%);法国恢复到25.2万张(37.90%);捷克、匈牙利等东欧6国恢复到6.3万张(31.39%);瑞典、挪威等北欧8国恢复到8.7万张(31.06%);意大利恢复到13.6万张(24.80%)。可以看到,西欧、南欧恢复情况较好,而意大利、北欧、东欧恢复情况较差。

按国家来看,匈牙利是唯一一个超过2019年的国家(3.6万张,100.69%),超过50%的国家有冰岛、瑞士、罗马尼亚、卢森堡、荷兰五个,共13.2万张;超过40%的国家有波兰、西班牙、比利时、马耳他、斯洛伐克、斯洛文尼亚六个,共17.5万张;超过平均线的有德国、法国、葡萄牙、克罗地亚四个,共42.4万张;超过30%的有芬兰、希腊、塞浦路斯、挪威、保加利亚五个,共7.3万张;超过20%的有丹麦、拉脱维亚、瑞典、奥地利、意大利、爱沙尼亚六个,共20.1万张;不到20%的有捷克、立陶宛两个,共1.0万张。

原先在2019年,整体分为法国、意大利、南欧、德国、西欧、北欧、东欧七块;2023年,由于意大利的低恢复进度以及西欧(瑞士等国)的高恢复进度,市场变为法国、南欧、西欧、德国、意大利、北欧和东欧。无论在2019年还是2023年,(包含德国和法国的)西欧、(包含意大利的)南欧都是中国游客主力,北欧、东欧仍然是少数。但不论什么时候,G7国家(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三国)都是中国游客首站的主要选择。

签证的恢复在领事馆层面上并没有明显的区别: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仍然占据了总体的超过八成,恢复进度是相对一致的。

 

与美签类似的是,申根签证也在调动人手。例如,在中国和俄罗斯签证申请量大幅度下降的同时,西亚、北非等国的需求反而有所增长。

可以看到的是,申根签证的恢复进度远远慢于航班量的恢复速度——在航班量已经基本达到2019年水平的背景下,发放给中国人的申根签证还停留在三成多左右的水平。这对于中欧航线的旅客结构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。

同时,由于申根签证的最长期限只有五年,并且大部分签证并非多次签证(如2023年签发104.9万张签证中,只有43.8万张多次签证),因此既有签证过期的影响也更加严重。我们假设2024年及之后每年签发50万张五年多次签证和100万张单次签证,则有效签证数量会停留在350万张左右,远不及2019年的500余万张。

总的来看,我的观点和一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——欧美签证问题还将会在至少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持续影响出境旅游,并倒逼出境旅游从传统的欧洲和美洲目的地向新兴目的地转变。这个转变对于旅游从业者的影响是巨大的:无论是航空公司的经营情况,酒店平台的布局,还是旅行社的业务模式,都会因此而遭遇大的改变。

 

李瀚明
李瀚明
个人主页

使用微信扫一扫

已发表文章 75 篇

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

我是李瀚明,一位乐于在环球旅讯上和航旅同行们讨论知识的评论员。欢迎通过旅连连和我交换名片。

©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,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。非商业目的使用,请遵循 CC BY-NC 4.0

评论

未登录

去登录
公众号二维码

关注『环球旅讯』公众号

获得最新行业资讯

分享
微信
微博
QQ
收藏
评论
点赞
客服
添加专属客服
客服二维码

您好,我是您的人工客服!点击联系客服

顶部
微信扫码分享
打开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